您當前位置: 首頁  >  媒體江大

中國科學報:從不疲倦地噴射花火

發布時間:2019-05-08|瀏覽次數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徐慧霞

■本報通訊員 吳奕 記者 溫才妃

走近江蘇大學主樓三層的視聽說教室,老遠就能聽到徐慧霞的講課聲,伴隨著的還有她標志性的爽朗笑聲。

在2017級學生中開展教學調研,看到學生的反饋,徐慧霞感覺自己像是進入了“夸夸群”:“說起你的好,完全可以長篇大論”“能學到很多東西,而且是在快樂和歡笑中學到的”“上課很有活力和激情,總感覺精神滿滿的,和你相處感覺像是朋友”……

學生的評價中有一點她很認同,那就是一旦進入課堂,自己就變得比日常更加活潑,好像骨子里那根興奮的神經蘇醒了一般,“這個舞臺讓我無法保持平靜,不管是第幾次給學生上課,我都永遠年輕、永遠熱情、永遠熱淚盈眶”。

展現給學生最好的一面

哪怕進課堂之前的狀態不是那么好,徐慧霞也會在課堂上迅速地點燃自己,她認為保持最好的狀態把課上得生動,這樣才能讓學生喜歡。

2003年來到江蘇大學承擔大學英語教學工作,算起來,徐慧霞已經是一名老教師了。每學期根據學生英語成績重新分班,意味著徐慧霞每學期都要面對三到四個班200多名“新生”。開學前幾周開始,她就變得非常焦慮,這種焦慮的狀態要持續好長時間,直到和學生熟悉融洽起來。

“學好英語的基礎是對英語文化的興趣和喜愛。”徐慧霞總是這么對學生說。一開始,她也是循規蹈矩地以課本為本進行教學,但隨著經驗的增長,她發現如今的大學生英語基礎較好,接觸英語的渠道也越來越多,她慢慢琢磨,如何實現打好英語基礎、提升英語成績、培養英語工具使用和交流能力三者的有效統一。

臨近清明節,徐慧霞找到了外國人講清明節的脫口秀,踏青、焚香、寒食節,讓大學生了解中國傳統文化的英語表達。今年是新中國70周歲華誕,徐慧霞便找來了《我和我的祖國》快閃視頻的英文版,在課間休息時播放給學生看。諸如此類,為了提升教學效果,徐慧霞想出了很多“小妙招”。

盡管背單詞的軟件和書籍已經鋪天蓋地,但依然有不少學生存在困惑。徐慧霞便到圖書館把所有詞匯書借了一遍,研究背誦詞匯的方式方法。串聯法、圖形法、拼音法等,徐慧霞在課堂中把這些方法和傳統的前綴法、后綴法融匯在一起,穿插起來使用。如今,徐慧霞在課堂中使用得較多的還是串聯法,把相似的單詞放在故事中,通過講故事讓學生記住單詞。

為每個學生畫像

學生們都知道,天蝎座的徐老師,在課堂上總會盡力關照到每一個角落,課堂上講過的內容、說過的話,都會認認真真地記在小本子上,“課堂進度太快,來不及讓學生發言和做課堂活動,上聽力課時要多讓學生多動多發言”“上次坐在最后一排的學生今天坐到第一排了,回答問題也很迅速準確,以后要多鼓勵他”,等等。

學生們不知道的是,徐慧霞其實有很多小本子,這上面,記錄著和學生有關的點點滴滴。

在智能手機還不流行的年代,第一次給學生上課,徐慧霞總是會向學生要一張個人小照。照片按照點名冊的順序貼在本子上,一旁備注學生的信息、籍貫、對英語學習的要求……有空的時候,徐慧霞便翻翻本子,看一看學生的情況。上課時,對著照片喊學生名字,就這樣對著對著,四次課下來就能喊出所有學生的名字。

現在,徐慧霞開始用手機給每位學生拍照,回家在手機上給每個學生建立小檔案。走在校園里偶遇學生,即使一兩年不見了,她也能條件反射般喊出學生的名字。“學生們可激動了,他們想不到,一個公共課老師隔了這么久還能記得他們的名字。”學生的反映出乎徐慧霞的意料,這也促使她盡力多記些學生的信息。

學生也被這樣一位老師感動著,西藏學生送來了老師喜歡戴的耳環,新疆學生帶來了家鄉的紅棗,云南學生用紙疊出了美麗的玫瑰,蘭州學生手工制作了手提包,一份份禮物背后是他們對老師的肯定和認可。還有學生向徐慧霞袒露心扉,“老師,你是猴子派來的救兵么?自從上了你的課,我再也用不著看見英語老師繞著走了”。

愛就這么簡單

有一次,在教研室發言時,徐慧霞說,上課就好像說相聲,你得帶著包袱,一旦發現學生在某段時間興致不高,趕緊抖個包袱把氣氛調動一下。同事們聽了都笑了。其實,徐慧霞有一點沒有提到,那就是包袱不能隨便抖,得和課堂講的內容有聯系,“所以得有準備有包袱地走進課堂”。

“現在的學生不喜歡老夫子,老師應該走進他們的心靈,而不是和他們有代溝”,盡管年齡和學生差得越來越大了,可是徐慧霞努力使自己的心態更年輕一點,更知道他們喜歡什么、愛學什么、愛用什么樣的方式和別人溝通。

時不時在課堂上發小紙條,詢問學生想要什么幫助、課堂上需要注意什么;自費復印專項材料,發放給學生幫助他們歸納總結;每次下課時都站在教室門口,和每個學生點頭致意、打招呼再見……只要有學生聯系,不管是否教這個學生,徐慧霞總是熱情地幫助修改論文摘要、簡歷,潤色出國材料,指導演講稿件。

對于一名大外部老師來說,并不容易取得榮譽。徐慧霞常常寬慰自己的學生,你們考得好不是老師的功勞,考得不好,老師很有責任。她努力想使學生愛上英語,努力想要為學生做點什么。

為什么要這么做?徐慧霞說,就是喜歡,內心覺得只有這樣做了,學生才真地是我的學生,我才真地是他們的老師。她堅信,不管時代怎么變化、人怎么變化,建立良好和諧的師生關系的價值一定不會發生改變。

每次分班前,徐慧霞都會和學生在教室里拍張合影,她站在中間,同學們高高低低地站在兩旁。有一次,一個學生驚訝地告訴她,“老師,你看這就是個愛心的形狀。”徐慧霞看了照片,是的,她和學生們站在一起,分明就是個愛心的形狀。

《中國科學報》 (2019-05-08 第5版 學人)

文章鏈接:http://news.sciencenet.cn/sbhtmlnews/2019/5/345756.shtm?id=345756